她发狂地在那强壮的陌生人手中挣扎,但他已撕裂她的衣服,再把她赤裸的身体投到床上,然後快速地将她蠕动的四肢紧系到床柱。她的奶罩和内裤充作权宜的箝口。他把她头朝下地紧缚的原因开始显出来了,他残忍地拨开她丰满的臀肉,一支极大异物慢慢进入她肛门!她的身体无助地面对这污秽的污辱,她只能做的只有啜泣,身体在有如潮水般交替的苦恼和耻辱中撕裂。 她在镣铐的范围内蠕动,但是无法阻止他的阳具缓缓深深地侵入。用尽气力一推,他完全地在她的直肠内了。平滑,粉红色肉环的处女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,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,现在紧紧地套在他的肉轴末端周围。 她放松身体,祈求他尽早结束;祈求他不会在完结後杀死她;祈求他不会带来爱滋病病毒。 将近半小时令人心悸的冲刺後,他把阴茎深深的埋入,然後在她的处女臀部射出,精液从他跳动肿大的龟头迸出,深深地喷射到直肠里。 他的手现正在她起伏柔软的双峰上挤弄,他躺在她曲线玲珑,令人迷欲的青春肉体上。她静躺着乾啜泣,他搏动的阴茎已停止在她湿润,浸满精液的肛门内移动,她感觉被彻底玷污了,永远被这强奸者复仇似的攻击弄脏她小小的菊穴。她的直肠泊泊地流出他灌入热池般的白液。 突然,更多的热液匆促地涌入她的内部。他竟然在小便!在她的臀部内射尿!这增添的耻辱使得她的思绪盘旋,视线变得模糊起来,她的小腹在迸出的尿液下鼓胀着。房间在瞬间旋转起来,紧接下来的,是一片无边的黑暗。 几分钟後当她醒来时,她发觉他已经把他那令人作呕阳具放进她的嘴里。她立刻试着把它吐出,但她的抵抗只有引起他的兴奋。正当她挣扎着,她感觉他的肉条开始坚硬起来,巨大紫色的龟头插入她的喉管。她极尽伸展的红唇牢牢地被按至他的鼠蹊,当他的阳物渐渐伸延充血,很明显地他不想向後拉退,却就这麽让它箝着她的口。这使到她咽喉肌肉的反射动作象是在挤压着他的硕大的阴茎,而她的身体在极度痛苦下抽搐颤动着。虽然他的鸡巴没有进进出出的变化,他还是在她紧凑的喉头射出岩浆。直到她一滴不剩地吞下他灼热精液,他才後退让她自由地呼吸。 “我给你个机会,淫穴儿。我再玩多一会你的菊穴儿,如果你允诺不尖叫,我不再紧箝你的嘴。”她点头,彻底地被击垮了。也许她可以和这发狂的强奸者评理,试图说服她不再更进一步伤害她。 “我还想再开拓这个紧凑的後门多一些。” “不…请不要。我好疼痛。如果你须要进入我的话,请插入我的阴户吧!” “我想我的‘弟弟’需要休息一番。让我用拳头来肏你的屄!就在你的肛道里!”紧接他牢牢抓住的拳头按向她臀部之间开始用力往下压迫。 “不!等等!你不能这样!我的肛门不能容下你的拳头!你会杀了我!Ohhhh……上帝!快要刺痛我了!!”她尖叫哭泣着,她痛楚,红肿的括约肌被退到体内去。 “放低你的声音,不然我重新箝住你的口,臭屄。这当然刺痛,这才是我所要的。它还有得你受呢呢!对你来说可真是他妈的不幸啦!” 即使他以全身的力量向下压着,她紧闭的肛门只是小部分,一次一寸地慢慢向他牢握的拳头屈从。但她的苦痛在这淫堕和虐待性的入侵似乎每毫米都增加两倍,直到他的所有指节非人地延展她的肛门环口。出其不意地,他的手臂向直肠内移入了半尺,肛门口紧紧地套着他多毛的前臂,令两人都吃了一惊。她恐惧悸动地喘气着。向後拱弯着身体昂高头部,已是脆弱不堪、濒临崩溃的边缘。然後她软瘫下来,落在神志昏迷的状况,他开始打桩似地以拳头破坏似地在括约肌快速地进进出出,深深地开拓她的直肠。 在经过几分钟後淫秽的虐待後,他猛然把手臂从她体内向外一拉,淫虐地看着那棕色扩张的穴儿慢慢地闭合上。他记得在这一小时之前这孔穴是如何地细小。它将永远不会紧紧搾着任何人的家伙,不会如他所享受的紧凑,他想着,翻起她的软弱无力的躯体在上边蠕动。她丰满肥大的乳房对他的胸部的磨碎感受起来是那麽美妙,他把他摩破的肉柱插入那失去知觉的美妙阴户内。他已平静下来准备一个舒服又长时间的抽插。 他的愤怒和暴力欲望已经达到饱和点了,现在他的动作是斯文的,几乎达到柔和的程度。他的鸡巴如渴马奔泉般地她潮湿的细缝中作活塞似的抽插。他的手从她丰腴的臀部漫游到她雪白娇嫩的胸部和後部。当她开始醒觉时,他柔情地吻着她,舌头窜入她热烘烘的小嘴,惊讶的知觉她竟然也对他的吻回应着。她的身体开始随着他的抽插节律性地拍打迎合,她的阴户迸出大量的秘汁,流向他的阴囊和会阴部。她在他的嘴里呻吟着,白皙的肉体狂野地撞击,把自己刺入他挺直的器官。因受绑着,限制她大动作的抽动更使她无比烦燥。汗汁开始从她身体溢出,使他更难捉牢紧握她那令人耽迷,碗状般凸起的那对肉团。 突然,她全身绷紧,欢吟高叫地达到高峰。湿气的阴户牢牢地夹紧他深埋在里头的肉柱,也把他带上巅峰。他把仅有的汁液喷射入她烘热颤动的壁肉,然後暴跌在她身上,她漂亮的脸庞上展现出一股满足的表情。 他松开她的束缚,使她可以在他离开後自行活动。他拉断了电话线以防万一,但他知道她不会告诉任何人。他用力地向那肥白的臀部拍了一掌,转身永远地走出她的生活,了解他们彼此都不会这麽快忘记这段共同有过的时间。 (完)